首頁(yè) > 時(shí)事·職教 > 職教時(shí)事政策教育
職教視野|人工智能時(shí)代,高職教育如何應對?
發(fā)表時(shí)間:2024-06-18    來(lái)源:中國青年報字體[大] [中] [小] [打印]  [關(guān)閉]

 

??福建信息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教師指導學(xué)生使用無(wú)線(xiàn)連接控制車(chē)輛運動(dòng)。學(xué)校供圖 

 

??西安航空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學(xué)生正在進(jìn)行VR畫(huà)面體驗測試。學(xué)校供圖 

 

??無(wú)錫科技職業(yè)學(xué)院學(xué)生進(jìn)行智能交通實(shí)訓的場(chǎng)景。學(xué)校供圖 

??在人工智能(AI)技術(shù)日新月異的今天,職業(yè)教育正面臨著(zhù)前所未有的機遇與挑戰。如何調整專(zhuān)業(yè)結構、創(chuàng )新教學(xué)方法,以適應人工智能時(shí)代對高素質(zhì)技能人才的新需求,成為擺在職業(yè)教育面前的重大課題。

??在這一變革的浪潮中,許多職業(yè)院校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變革,探索新路徑,迎接新挑戰。聚焦于人工智能技術(shù)和職業(yè)教育的融合,這些嘗試與探索,為職業(yè)教育在人工智能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調向了新的航向。

??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記者從全國職業(yè)院校專(zhuān)業(yè)設置管理與公共信息服務(wù)平臺查詢(xún)了“高等職業(yè)教育專(zhuān)業(yè)設置備案結果”,2024年全國共有618所高職院校備案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應用(服務(wù))專(zhuān)業(yè),占全國1547所高職院校的近40%。2023年10月,教育部職業(yè)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印發(fā)的《關(guān)于做好2024年職業(yè)教育擬招生專(zhuān)業(yè)設置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其中提到,各地、各職業(yè)院校要緊密?chē)@建設現代化產(chǎn)業(yè)體系,重點(diǎn)服務(wù)制造業(yè)高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發(fā)展,“鼓勵人工智能應用技術(shù)相關(guān)專(zhuān)業(yè)點(diǎn)的設置”。

??高職院校到底如何應對人工智能挑戰?記者在部分高職院??吹?,面對時(shí)代所出的這張卷子,高職教育正在認真作答。

??紛紛布局 抓緊“人工智能”這把打開(kāi)未來(lái)之門(mén)的鑰匙

??任鵬文是北京電子科技職業(yè)學(xué)院計算機應用技術(shù)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生,從去年上半年,他就注意到,課堂上,老師講授的人工智能的最新應用內容越來(lái)越多了。最近,在編程的時(shí)候,他也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使用一些輕量化的AI輔助工具。

??人工智能的相關(guān)詞條時(shí)不時(shí)沖上熱搜,任鵬文也看到了一些關(guān)于“AI會(huì )取代部分職業(yè)崗位”的言論。但他后來(lái)在網(wǎng)上一查,類(lèi)似的擔憂(yōu)似乎從10多年前就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出現。

??“AI畢竟只是工具,工具肯定是要人來(lái)掌握的,等我把這門(mén)工具掌握下來(lái)就可以了?!彼麑χ星鄨蟆ぶ星嗑W(wǎng)記者說(shuō),事實(shí)上,越來(lái)越多的職業(yè)院校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進(jìn)行布局,讓學(xué)生能夠掌握AI這一工具。

??今年3月,教育部完成了2024年度高等職業(yè)教育專(zhuān)科專(zhuān)業(yè)設置備案工作,共備案專(zhuān)業(yè)點(diǎn)66870個(gè)。與2023年度相比,新增專(zhuān)業(yè)點(diǎn)6068個(gè),撤銷(xiāo)專(zhuān)業(yè)點(diǎn)5052個(gè)。其中在先進(jìn)制造業(yè)方面,支持增設集成電路技術(shù)、飛行器數字化制造技術(shù)、新能源汽車(chē)檢測與維修技術(shù)、人工智能應用技術(shù)等專(zhuān)業(yè)點(diǎn)2123個(gè)。

??今年,北京電子科技職業(yè)學(xué)院增設了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應用專(zhuān)業(yè)、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應用專(zhuān)業(yè),今年9月,將有該專(zhuān)業(yè)新生入學(xué)。該校副校長(cháng)朱運利對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記者提到,目前,我國人工智能人才缺口已超過(guò)500萬(wàn),國內供求比例為1:10,供求嚴重失調。

??朱運利表示,從2023年的AI語(yǔ)言模型ChatGPT,到2024年的視頻生成模型Sora,一系列AIGC利用人工智能技術(shù)生成內容相繼問(wèn)世、迅速更新迭代,人工智能的影響越來(lái)越廣,讓所有人直觀(guān)地感受到“未來(lái)已來(lái)”。學(xué)校之所以專(zhuān)門(mén)增設了人工智能相關(guān)專(zhuān)業(yè),正是為了“抓緊這把打開(kāi)未來(lái)之門(mén)的鑰匙”。從宏觀(guān)上看,發(fā)展人工智能是提升國家競爭力、維護國家安全的重大戰略,而對職業(yè)院校來(lái)說(shuō),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應用專(zhuān)業(yè)就業(yè)前景廣闊,開(kāi)設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應用專(zhuān)業(yè),也符合學(xué)校的專(zhuān)業(yè)布局和學(xué)科定位。

??據了解,人力資源和社會(huì )保障部發(fā)布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(yè)分類(lèi)大典(2022年版)》增加了158個(gè)新職業(yè),其中首次標注了97個(gè)數字職業(yè),占職業(yè)總數的6%。2020年,人力資源和社會(huì )保障部與國家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總局、國家統計局聯(lián)合向社會(huì )發(fā)布了智能制造工程技術(shù)人員、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工程技術(shù)人員、虛擬現實(shí)工程技術(shù)人員、人工智能訓練師等職業(yè)。

??“‘人工智能+’打開(kāi)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大門(mén),人工智能正在成為產(chǎn)業(yè)創(chuàng )新的關(guān)鍵抓手和驅動(dòng)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關(guān)鍵引擎?!?/p>

??提到人工智能,福建信息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黨委書(shū)記吳品云表示,學(xué)校自2020年起就已經(jīng)在原電子工程系、計算機工程系的基礎上,整合以信息技術(shù)為載體的電子信息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、計算機網(wǎng)絡(luò )、人工智能等專(zhuān)業(yè),成立了物聯(lián)網(wǎng)與人工智能學(xué)院。

??“成立物聯(lián)網(wǎng)與人工智能學(xué)院,可以更好地適應并滿(mǎn)足數字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需求?!眳瞧吩茖χ星鄨蟆ぶ星嗑W(wǎng)記者說(shuō),“除了成立專(zhuān)門(mén)的物聯(lián)網(wǎng)與人工智能學(xué)院,學(xué)校還將人工智能納入通識課程,去年專(zhuān)門(mén)建設了人工智能實(shí)訓室?!?/p>

??在福建信息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,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應用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生要學(xué)習《機器學(xué)習》《深度學(xué)習》《人工智能語(yǔ)音應用開(kāi)發(fā)》《機器視覺(jué)與圖形處理》《數據可視化技術(shù)與應用》等專(zhuān)業(yè)課程。畢業(yè)生主要進(jìn)入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應用領(lǐng)域行業(yè)公司,從事人工智能產(chǎn)品測試、人工智能產(chǎn)品部署與技術(shù)支持、人工智能產(chǎn)品營(yíng)銷(xiāo)及運維、人工智能平臺部署與運維、物聯(lián)網(wǎng)智能監控以及智能家居、智慧城市、電子監控等崗位工作。

??在人工智能應用領(lǐng)域,南京信息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南信院”)做了大量前瞻性探索工作。自2017年,學(xué)校就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籌建人工智能學(xué)院,并聯(lián)合行業(yè)龍頭企業(yè)開(kāi)展人工智能應用人才探索性培養,于2020年9月在全國高職院校中率先開(kāi)設該專(zhuān)業(yè)。

??“作為一所專(zhuān)注于信息領(lǐng)域的高等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,學(xué)院始終對信息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,特別是對新興領(lǐng)域的人才需求保持高度關(guān)注,并不斷探索職業(yè)教育改革的前沿理念?!蹦暇┬畔⒙殬I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人工智能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何淼建議,全國高職院校特別是信息類(lèi)高職院校,應積極開(kāi)展前沿性新專(zhuān)業(yè)的探索與開(kāi)發(fā),創(chuàng )新人才培養模式。

??找準定位 培養人工智能產(chǎn)業(yè)鏈上的技能人才

??“響應國家政策,適應技術(shù)發(fā)展的內在趨勢,是學(xué)校成立人工智能學(xué)院、開(kāi)發(fā)人工智能新專(zhuān)業(yè)的大背景?!钡?,何淼一直在思考,人工智能學(xué)院成立以后,到底該怎么干?怎么辦專(zhuān)業(yè)?怎么培養人才?

??“這是職業(yè)教育必須去考慮的一個(gè)現實(shí)的問(wèn)題,也是我們的職責,是擺在我們面前最大的課題?!焙雾蹈锌?。

??幾年探索下來(lái),南京信息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已經(jīng)建立了以人工智能基礎、機器學(xué)習應用、數據標注等為代表的一大批專(zhuān)業(yè)教學(xué)實(shí)訓室,還建成以人工智能數據工程中心、江蘇省人工智能職業(yè)應用體驗中心、1+X人工智能大數據培訓認證中心等一批高質(zhì)量產(chǎn)學(xué)研平臺,為學(xué)生提供雙師型研修基地,以及高對口率的校外實(shí)踐和頂崗就業(yè)基地。

??“職業(yè)院校面向學(xué)生就業(yè),服務(wù)當地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和高技能人才的需求是其首要職責。我們有必要也有一定的責任,去為當地的職業(yè)教育和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人才培養做一些前沿的探索?!焙雾祵χ星鄨蟆ぶ星嗑W(wǎng)記者說(shuō)。

??據何淼解釋?zhuān)瑥娜斯ぶ悄軕萌瞬排囵B角度看,AI產(chǎn)業(yè)應用包含數據、算法、算力以及應用場(chǎng)景4個(gè)要素。其中,算力、算法產(chǎn)業(yè)就業(yè)門(mén)檻高,這不是職業(yè)院校畢業(yè)生就業(yè)的主要方向。相比之下,AI數據服務(wù)、AI場(chǎng)景應用開(kāi)發(fā)更適合高職畢業(yè)生。

??2019年,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“深化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研發(fā)應用”,也提到“加強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”。在以數字技術(shù)為代表的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背景下,數據要素新基建產(chǎn)業(yè)、產(chǎn)業(yè)數字化轉型下的傳統行業(yè)更需要數據生產(chǎn)服務(wù)、AI場(chǎng)景應用開(kāi)發(fā)類(lèi)人才。

??吳品云也提到,作為職業(yè)院校,在人工智能人才的培養上,從培養方式到培養目標,都與普通本科高?!按嬖陲@著(zhù)區別”。

??“高職院校的核心目標是培養具備高素質(zhì)的技術(shù)技能人才,他們不僅需掌握先進(jìn)的技術(shù)知識,更應擁有將技術(shù)理論轉化為實(shí)際應用的強大動(dòng)手能力。高職要培養應用型的、動(dòng)手操作能力強的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?!眳瞧吩茖χ星鄨蟆ぶ星嗑W(wǎng)記者解釋?zhuān)斯ぶ悄茏鳛橐粋€(gè)龐大的概念,涵蓋了廣泛的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域。作為高職院校,無(wú)法全面培養人工智能產(chǎn)業(yè)鏈上所有類(lèi)型的人才。

??福建信息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的解題思路是,利用學(xué)校的優(yōu)勢與特色,專(zhuān)注于產(chǎn)業(yè)鏈中的一個(gè)環(huán)節,培養具有操作和應用能力的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。經(jīng)過(guò)幾年的專(zhuān)業(yè)優(yōu)化調整,如今,學(xué)院的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應用專(zhuān)業(yè)學(xué)生累計獲得省級以上榮譽(yù)70余項,包括2024年國際青年人工智能競賽國際賽三等獎、2023年全國大學(xué)生電子設計競賽省一等獎。

??“這些成績(jì)甚至超越了一些本科學(xué)校,這充分證明了我們在培養應用型技術(shù)人才方面的實(shí)力與成果。我們明確自己的優(yōu)勢專(zhuān)業(yè)所在,并致力于培養該環(huán)節所需的技術(shù)技能人才?!眳瞧吩普f(shuō)。

??北京電子科技職業(yè)學(xué)院集成電路學(xué)院(人工智能學(xué)院)人工智能技術(shù)系主任杜輝也認為,必須認準職業(yè)院校的定位。

??他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記者,目前已經(jīng)有許多與人工智能有關(guān)的新崗位出現,比如人工智能提示詞工程師。這個(gè)新興職業(yè)的職責是優(yōu)化和設計AI模型的提示詞,以確保AI模型能產(chǎn)生更準確、有用或符合用戶(hù)期望的輸出。他們也負責教大模型如何理解用戶(hù)、與用戶(hù)的意圖對齊。

??還有一個(gè)新崗位就是人工智能數據標注師,數據標注是訓練人工智能大模型必要的一個(gè)步驟。杜輝舉例,訓練大模型時(shí)發(fā)給AI一張圖片,這圖片上有杯子,有礦泉水,有電腦,數據標注師就得告訴人工智能大模型,圖片上哪個(gè)是礦泉水,哪個(gè)是筆記本,給AI“標注出這些東西”,幫人工智能大模型學(xué)習。

??“這些與人工智能相關(guān)的崗位,我覺(jué)得都適合職業(yè)院校的畢業(yè)生。研究人工智能算法是本科生、研究生干的事兒,職業(yè)院校要找準自己的定位?!倍泡x說(shuō),“職業(yè)院校的學(xué)生不是要去研究算法,而是學(xué)習怎么使用人工智能?!?/p>

??任鵬文對此頗有體會(huì ),去年他剛拿了全國職業(yè)技能大賽高職組嵌入式技術(shù)應用開(kāi)發(fā)賽項比賽二等獎,在比賽期間,切實(shí)體會(huì )到了自己平時(shí)所學(xué)的技術(shù)是如何被應用于實(shí)踐中的?!耙再惔賹W(xué)?!彼锌?,“職業(yè)教育主要是偏向應用,這方面,我感覺(jué)學(xué)校也在不斷地探索和優(yōu)化?!?/p>

??用新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賈大明的話(huà)說(shuō),時(shí)代是出卷人,教育是答卷人,企業(yè)是閱卷人。他提到,大量的企業(yè)正在進(jìn)行數字化轉型,新質(zhì)企業(yè)必然需要新質(zhì)人才。

??繼續探索 應對“人工智能+”的全面來(lái)臨

??智能制造、智能交通、智能商務(wù)、智能醫療……未來(lái),AI技術(shù)的應用場(chǎng)景,顯然已經(jīng)不只局限于計算機專(zhuān)業(yè)。

??從2018年開(kāi)始,北京電子科技職業(yè)學(xué)院就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在全校普及人工智能基礎應用方面的課程,最初的課程設計理念,就是“告訴學(xué)生什么是人工智能”,以及給全校學(xué)生都“普及一些編程基礎”。但杜輝也覺(jué)得,這種簡(jiǎn)單的普及并不能從根本上起到什么效果。

??直到2022年年底,人工智能開(kāi)始給全社會(huì )帶來(lái)一系列變革,人工智能賦能職業(yè)教育的拐點(diǎn),似乎也來(lái)臨了。

??“人工智能是一個(gè)很好用的工具,它不能替代所有的崗位和人。但是不會(huì )用人工智能的人,未來(lái)可能會(huì )被淘汰?!倍泡x說(shuō)。

??因此,2022年10月到2023年1月,北京電子科技職業(yè)學(xué)院委托第三方公司,對大數據技術(shù)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需求情況進(jìn)行了調研,以明確企業(yè)對大數據技術(shù)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知識、技能、素質(zhì)要求的“變化與趨勢、職業(yè)面向、就業(yè)崗位和培養規格”。報告顯示,人工智能、算法、數據分析挖掘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、云計算、數據安全、項目管理、溝通能力、創(chuàng )新等,是企業(yè)的普遍關(guān)注點(diǎn)。

??目前,該學(xué)院有大數據技術(shù)、計算機網(wǎng)絡(luò )技術(shù)、計算機應用技術(shù)等計算機類(lèi)專(zhuān)業(yè),新增的“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應用”專(zhuān)業(yè),將有助于推動(dòng)學(xué)院多學(xué)科交叉融合發(fā)展,逐步形成“人工智能+專(zhuān)業(yè)”的建設發(fā)展模式。

??杜輝跟學(xué)校其他二級學(xué)院的老師聊起人工智能的培養方案,大家都談到,相關(guān)的通識課程需要進(jìn)行改革,以適配不同專(zhuān)業(yè)的特點(diǎn)。例如,藝術(shù)類(lèi)專(zhuān)業(yè)需要掌握人工智能繪畫(huà)和大模型技術(shù)。

??“我們還要再深入地挖掘這方面的內容,來(lái)支撐‘人工智能+各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’的建設?!倍泡x說(shuō),“雖然每年都在搞改革,但我認為改革的力度還是不夠,不是顛覆性的?!?/p>

??何淼則是將人工智能與職業(yè)教育的專(zhuān)業(yè)融合分成兩個(gè)視角,分別為“AI+”和“+AI”。其中,“AI+”指的是以實(shí)際行業(yè)AI典型應用作為AI技術(shù)人才培養落地場(chǎng)景,有效提升AI應用人才培養質(zhì)量。而“+AI”則是在不同專(zhuān)業(yè)不同領(lǐng)域人才培養過(guò)程中,依托AI技術(shù)實(shí)現專(zhuān)業(yè)教學(xué)內容改造,促進(jìn)專(zhuān)業(yè)數字化轉型的同時(shí),有效提升傳統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培養質(zhì)量和就業(yè)競爭力。這兩個(gè)概念相輔相成,互為補充。

??他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記者,人工智能的應用需要深入理解和把握場(chǎng)景中的業(yè)務(wù)知識和業(yè)務(wù)領(lǐng)域,以確保技術(shù)能夠真正服務(wù)于產(chǎn)業(yè)升級。特別是在工業(yè)生產(chǎn)等垂直領(lǐng)域,人工智能的賦能作用更加凸顯,只有與具體場(chǎng)景緊密結合,才能發(fā)揮其最大的價(jià)值。

??5年的探索,讓何淼感慨和困惑的還是跨專(zhuān)業(yè)交叉融合的問(wèn)題。盡管已經(jīng)在這方面做了很多探索,他仍然覺(jué)得“還不夠”,“還是不能滿(mǎn)足真正的人才交叉的培養力度和內在需求”。其中,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類(lèi)專(zhuān)業(yè)、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與傳統專(zhuān)業(yè)交叉融合的師資隊伍建設問(wèn)題,也一直是制約新專(zhuān)業(yè)發(fā)展的攔路石。

??他給學(xué)校的解決建議是,將傳統專(zhuān)業(yè)師資與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師資混編,成立合成教研室,在師資結構、知識+AI兩個(gè)維度形成專(zhuān)業(yè)建設團隊,把每一個(gè)傳統專(zhuān)業(yè)教研室打造成專(zhuān)業(yè)數字化轉型的橋頭堡。

??幸好,隨著(zhù)近兩年人工智能技術(shù)的飛速發(fā)展,何淼也感覺(jué)到,國家對職業(yè)教育更加重視,尤其對能與國家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方向緊密對接服務(wù)的高職專(zhuān)業(yè)大類(lèi)更加扶強扶優(yōu),這對以人工智能應用為代表的數字經(jīng)濟產(chǎn)業(yè)人才需求具有重大意義。

??福建信息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文旅學(xué)院廣告藝術(shù)設計專(zhuān)業(yè)教師林宏鴻對此深有感觸,她和同事們近來(lái)也在討論,如何將自己的專(zhuān)業(yè)向人工智能的方向擴展。目前,該專(zhuān)業(yè)更偏重訓練學(xué)生在著(zhù)手進(jìn)行設計之前,學(xué)習如何構思和規劃。

??據林宏鴻解釋?zhuān)m然當前人工智能技術(shù)尚未達到直接產(chǎn)出成品的階段,但能為學(xué)生提供豐富的方向性引導。學(xué)生可以根據這些引導,將自己的靈感融入人工智能,從而得到更多的認知輔助。一旦學(xué)生形成了初步的想法,人工智能也能夠進(jìn)一步提供發(fā)散性的思維方向。

??“需要明確的是,AI終究只是一種工具,與學(xué)生自身的思考相輔相成。通過(guò)將學(xué)生的思考與AI的思考相結合,可能會(huì )激發(fā)出更多創(chuàng )新且富有價(jià)值的成果?!绷趾犋檶τ浾哒f(shuō)。

??就設計領(lǐng)域而言,她認為,目前人工智能的影響更多是以輔助的形式出現,旨在為學(xué)生們提供更高的工作效率,幫助他們更加高效地進(jìn)行設計工作。然而要完全取代設計師的角色,“至少在目前階段看來(lái)是不太可能的”。

??她提到,目前,文旅學(xué)院的老師也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進(jìn)行集體培訓,力求盡快掌握人工智能相關(guān)的技術(shù)。

??“當然,我們也期望在學(xué)生的學(xué)習過(guò)程中,能夠融入AI相關(guān)的課程拓展,以便他們未來(lái)在職場(chǎng)中能夠靈活運用設計知識并結合AI技術(shù)。我堅信,這樣的結合將使他們創(chuàng )作出的內容更加出色,相比單純的個(gè)人創(chuàng )作,將會(huì )有更大的提升?!绷趾犋櫢锌?。

??對此,吳品云的觀(guān)點(diǎn)是,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,人工智能在整個(gè)社會(huì )的地位必然也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重要,最終會(huì )成為所有大學(xué)生都必須掌握的技術(shù)。而在職業(yè)院校,未來(lái)的學(xué)生無(wú)論是學(xué)商貿、建筑還是旅游文化,都必須學(xué)會(huì )使用人工智能這一基本的工具?!拔磥?lái)肯定是一個(gè)人工智能不斷發(fā)展的時(shí)代?!眳瞧吩普f(shuō)。

??在今年4月召開(kāi)的第61屆中國高等教育博覽會(huì )上,吳品云正是數字化賦能職業(yè)教育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學(xué)術(shù)活動(dòng)的主持人之一。論壇上,教育部職業(yè)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副司長(cháng)李英利在致辭中強調,數字技術(shù)在重塑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結構、勞動(dòng)力市場(chǎng)和未來(lái)工作形勢,同樣也在重塑整個(gè)教育形態(tài)。

??“要認識到,這場(chǎng)重塑對職業(yè)教育培養提出了全新要求,它所催生的未來(lái)產(chǎn)業(yè),要求職業(yè)教育培養的人才必須具備更高的素質(zhì)素養,更強的專(zhuān)業(yè)能力,能夠操作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(shù),進(jìn)行技術(shù)含量更高的前沿生產(chǎn)?!崩钣⒗f(shuō),這張時(shí)代所出的卷子,職業(yè)教育正在認真作答。(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記者 張渺)

網(wǎng)站編輯:單良晨
分享到:
形勢政策網(wǎng)©版權所有